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吉野彰,因为网上流传着他年轻时常去的夜总会的妈妈桑接受采访的视频,而一度成为了科学界的网红级人物。 

 

看到该视频,吉野彰笑得像个小孩一样。他说,“是真的”,又补充一句,“那是健康的夜总会”。 

这样一个真实、自由的诺奖获得者,来自京都大学。 

京都大学,成立于1869年,是日本在组建东京帝国大学(后来的东大)后建立的第二所国立大学。
 

如果说东京大学的培养目标是“国家栋梁”(政治家、高级管理人员)的话,京都大学则有一种独立于政治之外的传统。首任总长(校长)木下广次就曾强调:“要比东大更尊重学生的独立自主精神。”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。

京都大学的毕业典礼就是大型的cosplay现场。

穿着创意无限的、随心所欲的着装,站在校长面前,一本正经地从校长的手里接过毕业证书,这画风,只有京都大学才可以做到啊。
 

京都大学学生的这种脑洞大开的作风,大概与校风所提倡的自由之学风不无关系。除了毕业典礼这一年一次的玩梗机会,京都大学还有一个亚洲之最。

亚洲最脏乱差的“乌托邦”宿舍——吉田寮。

寮,在日语中就是宿舍的意思。

京都大学的宿舍吉田寮,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。宿舍的脏乱差达到了惊人的地步。学校几次想拆掉重建,都被学生的抗议所阻止,堪称大学内最牛钉子户。

宿舍采用学生自治管理方式,自治寮,顾名思义,就是由学生自主管理,包括寮生的招募与选拔、寮的日常维护、内部管理、文化活动及对外宣传等,都由寮生一手包办。 

日本其他大学的自治寮都在陆续被废除,京都大学的学生为了保住“寮自治”这一管理及生活方式, 一直努力坚持着,可谓是“村里最后的希望”。

2019年,京都大学向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,针对“吉田寮搬迁问题”,将仍在住的一百名寮生中的20人告上法庭。 

但,时至今日,吉田寮依然画风清奇,一如既往骄傲的矗立着。

 

 

在京都大学,自由之风不仅如此,在饮食上,也尽显京大的独特魅力。没有哪个大学有校长专门为学生研制吃的吧?在京大,可以。 

京大中央食堂的“总长咖喱”,据说是尾池和夫担任校长时,学生们向他提出要求,“希望能感觉校长就在身边”。 

于是,校长和学生一起开发出15种咖喱,留下最受好评的一种,被命名为“总长咖喱”。 

但,京都大学只有这些画风清奇的画面吗?

不,京都大学还有这些。

 

日本第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汤川秀树,来自京都大学。

1949年,太平洋战争战败后的第四年。当时,很多城市都在美军的空袭中化为废墟,当时仅42岁的京都大学教授汤川秀树获诺贝尔物理学奖,在阳质子和中性子之间作为媒介作用的核力,预言了中子的存在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东野圭吾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神探伽利略》,其中福山雅治主演的物理学怪才“汤川教授”大家还记得吗?就是以汤川秀树为原型的。 
 

京都大学的学术成就,仅限于此吗?NO。 

截止到目前,京都大学毕业并且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有8位,如果加上与京大有关的诺贝尔获奖者则是11位,已经超过东京大学的9位诺奖获得者数量。

同样毕业于京都大学,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吉野彰说:在京大度过的学习时光是自己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段时间。 

在科学研究方面,京都大学培养的人才和成果,都可谓是硕果累累,因而京大被称为“日本诺贝尔奖得主摇篮”,“科学家的摇篮”。

京都大学第26任校长,人类学和灵长类学的世界权威,被京大学生爱称为“黑猩猩校长”的山极寿一说,“自由学风是以对话为中心的自学自习,帮助学生启发自我,”山极说,“在京大,基本所有教员和学者都参与基础教育,学生可以跨院系参加所有专业的所有课程和研讨小组,接触一流学者并到最前沿的研究现场开阔视野。” 

京大除了是日本自然科学研究的重镇,同时对人文学科也极为重视。与京大出色的物理、生物、医学等自然科学研究齐名的,是有“京都学派”之称的西田哲学和中国学研究。 

山极寿一说,“仅仅依靠科学,人类无法幸福,也无法获得生存下去的勇气。” 

 

 

对于京大,不想用“诺奖的摇篮”来形容她,因为太显功利;也不愿以“自由的港湾”来标榜她,因为太过矫情。她更像一个不知疲倦永远奉献的母亲,有着足够的慈爱和包容、智慧和担当,把她精心抚育的孩子毫不保留的献给这个社会,在人间散发出优雅的光芒。
 

注:本文综合整理自网络,仅作信息分享之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